繁体中文| 客服热线: 18613840158|微信公众号

为什么独立出版商们纷纷开起了线下书店?
文章来源:   2016-07-22   浏览次数:2228次

  当纽约的出版商和科技公司们继续争夺市场份额以提高季度收益之时,地方文学社区则开始自己动手开书店,在全美范围内构建独特的图书文化,并且继续履行连接读者与作者的古老使命。

  几周前, 历史悠久的美国独立文学出版社Milkweed Editions宣布将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开设一家独立书店。不久之后,芝加哥一家名为Curbside Splendor出版社也透露,他们计划在芝加哥南环也开一家实体书店。

  忽然之间,越来越多的独立出版商开始进入图书零售业务,向提供图书浏览、拓展文学规划的全方位服务社区中心转型。一些出版社认为零售店面为将顾客和支持者聚集一堂提供了契机,另一些则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出版辅助收入来源。他们都认为,零售店面可以帮助自己实现作为文学社区中心的目标。

  2008年,Melville House出版社搬迁至布鲁克林,并开设了一家书店销售自家图书,同时也为当地其他小出版社提供举办活动的场所。2年后,Hub City出版社在南卡罗来纳州的斯帕坦堡开设了一家书店,不仅销售自家图书和其他独立出版商的大众图书,同时也成为一个文化活动场所。

  Deep Vellum出版社今年也在达拉斯开了一家书店,不过现在店主埃文斯准备转售,正在寻找买家。
  
  一些非营利性文学组织也纷纷加入开书店的热潮。举办卡罗莱纳州最大书展的机构Bookmarks,宣布他们自今年春天起就开始筹集资金,准备在北卡罗来纳的温斯顿塞勒姆市中心开一家独立书店。塔尔萨文学联盟也准备在今年年末在俄克拉何马州开设一家魔法书城。

  就在几年前,经济大萧条使传统出版业陷入困境。独立书店一度成为过去式,鲍德斯书店破产证明即使是大型连锁书店也在苦苦挣扎。亚马逊、巴诺书店和苹果竞相角逐电子书市场份额。与此同时,自出版成了当地出版业认定的下一个大事记。换句话说,纸质书已死,书店成为过去时,自出版电子书成为连接读者与作者的中间人。主流媒体一致认为:这就是最新的现实。

  但如果这就是最新的现实,为什么这些非营利组织和独立书店却纷纷在当地开设实体书店?为什还会有人选择在所谓的纸书已死、书店已死的时代开设书店?

  Milkweed Editions出版社开设书店,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利用书店的空间。在2000年,这家出版社加入了阁楼文学中心和明尼苏达州图书艺术中心。这三家机构厌倦了不断上涨的租金和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拥挤的办公室空间,所以他们筹集了几百万美元的资助和捐款,在密西西比河附近不算发达的地区买了一栋大楼。

  “这里成为明尼阿波利斯地区商家增长最快的一个街区,” Milkweed Editions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斯莱格说到。

  围绕着他们的大楼,附近的商业伙伴不断增加。因此,当他们750平方英尺的大楼最终投入使用时,斯莱格和他的团队伙伴一致认为,可以在这里开家书店,一定会有市场。

  “我们生活在社区之中,并且希望大家能够在这里齐聚一堂,” 斯莱格说到,“我们努力将读者和作者聚集于此,在明尼阿波里斯市齐聚一堂。”

  书店是人们接触图书的一种方式。斯莱格表示在今年7月试运营,在秋季正式开张的Milkweed书店,将大大不同于传统的图书馆式书店,而更像一个画廊。他预计届时将有接连不断的与出版相关的活动在此举行,如封面与版式设计等,同时,还会有文学活动在此举办。

  届时大量来自独立出版商的图书将成为书店的特色,他说,“我们想要建立一个实体空间来展示来自各式杰出独立小出版商的各种图书。”他表示独立出版商自己开书店,就和当地手工啤酒厂自己开一家轻松酒吧的原理一样,并解释到,“我们想要成为各个独立出版商的‘轻松酒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和读者们说,‘嘿,你知道Wave Books吗?’‘知道Tupelo出版社吗?’我们都已经迫不及待想在自家的货架上展示来自全美独立出版商的图书了。”

  在汇集小文学出版社作品的想法的推动下,今年夏天,Curbside Splendor出版社在芝加哥南环又开设里一家新的图书与音像店。该出版社的主编纳奥米?霍夫曼表示,自家书店将只销售来读独立出版商的图书。

  “独立出版与图书发现息息相关,”她说到,“我们将在书店加入有关独立文学介绍的内容,因为人们不一定了解独立文学。而我们的重点是为那些漫无目的、甚至都不知道独立文学存在的读者,提供文学作品。独立出版商出版了最好的文学作品,现在有机会向更多的人推荐这些作品,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Curbside Splendor出版社成立于2009年,出版一些以“改写中西部出版传统”著称的图书。他们出版了很多关于芝加哥或者由芝加哥作者创作的图书,别具一格。

  Curbside Splendor书店在很多方面都延续了Curbside Splendor出版社的风格与做法。“出版社在芝加哥内外已经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霍夫曼说,“我们在洛根广场举办阅读系列活动,举办全市范围内的书展,试图与读者建立直接联系,而书店可以成为一种延伸。”

  这家书店将落户于市区内的复兴食品大厅,开在众多餐馆和商店中间。霍夫曼表示,芝加哥附近的人们有各自偏爱的书店,而Curbside的书店,因其教育推广属性,将会很好地契合南环地区的读者需求。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已经发现出版不再仅仅是出版纸质书籍那么简单,而是需要向人们更好地传递文学作品。将图书卖给读者,这是普通书店做的事情,出版的最佳实现方式,应该是建立一个人人可以参与互动的社区。我们很高兴现在有此契机。”

  作为非营利性组织的中心城市作家项目(Hub City Writers Project)以及中心城市出版社(Hub City Press)的分支机构,位于南卡罗莱纳州北部的中心城市书店(Hub City Bookshop),已经运营六年了。最近被《南方生活》杂评为南方最好的书店。

  20多年来,中心城市作家项目一直是重要的文学中心之一,不仅在斯帕坦堡有影响,而且在整个南方都有活动。中心城市出版社则一直默默出版了很多优秀的新文学作品,包括文学小说、诗歌、历史、回忆录等。他们也举办国家作家集会、夏季作家会议以及各种各样的写作竞赛。现在有了中心城市书店,近100多项阅读、写作以及其他文学活动都可以每年如期举行。

  创始人兼执行董事贝琪?泰特表示,建立零售书店既是心之所想,又是形势所迫。2008年,斯帕坦堡唯一一家独立书店(也是中心城市出版社的最大客户)破产了。“我们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泰特解释说,“如果在斯帕坦堡额人们没有地方可以买到我们的书,那就麻烦了。

  当时,中心城市与另外一家艺术机构共用一个办公室。董事会和员工都认为斯帕坦堡市中心需要有一家书店,所以他们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筹集了30万美金。“一开始我们没想筹集这么多的,但最后结果还不错,” 泰特说,“我们在店里销售中心城市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但同时也销售其他独立出版商的图书。”

  2010年,当时的媒体更倾向于情色漫画作品,并且传统出版和书店被媒体宣判已死,在那样的时候我们选择开一家独立书店,或许是一个很不合常理的冒险之举。但是看着像Milkweed出版社、 Curbside Splendor出版社以及其他一些出版社如今都竞相开起了独立书店,我们当时冒的风险已经获得了丰厚回报。

  “自书店开业以来,向我们捐款的人数已经增加了一倍,” 泰特说,这些可以帮助增加中心城市出版社和项目的收入。这家位于老共济会圣殿的书店,现在已经成为市中心的一个中央车站里的文化地标。

  “我们的使命是培养作家和教化读者,因此我们在市中心开家书店,为读者提供发现图书、与作者和学识渊博的人进行交流讨论的场所与机会。泰特说,“我更喜欢把我们的书店称为文学中心。”

  也许这才是出版的新现实。当纽约的出版商和科技公司们继续争夺市场份额以提高季度收益之时,地方文学社区则开始自己动手开书店,在全美范围内构建独特的图书文化,并且继续履行连接读者与作者的古老使命。



新闻动态

客户免费咨询:
18613840158

QQ 在线客服一
QQ 在线客服二
QQ 在线客服三
QQ 在线客服四